單元標題
大病文人醫 : 蔣渭水
moving
 time01-01      1921年7月,坐在大安醫院內,蔣渭水剛剛看診結束,目光剛好盯著櫃上的《臺灣青年》,這本雜誌是一群在東京的臺灣留學生所創辦的,目的是要將新的觀念與思潮帶給臺灣的青年知識分子。他取下來翻看,沉思許久,腦海中回想起過去十多年來的歲月。

     年少時蔣渭水曾因父業關係,一度周旋於廟會之間,也曾當過乩童,然而在某次失靈之後,發覺此項工作並未替神明傳達旨意,日後更鼓起勇氣來抨擊迷信的惡習。

    對蔣渭水而言,當年念醫學校時,醫學教育可說啟發了他的現代意識,也接受西醫科學的專業訓練,讓他能回過頭診斷日本統治下臺灣傳統社會的諸多病根。隨著辛亥革命成功後,臺灣人的民族意識高漲,蔣渭水還曾與歧視臺籍學生為「土人」的日本職員發生衝突,而遭禁足一個星期。

 

      當袁世凱稱帝的時候,蔣渭水曾經發動募集國民捐,資助黃興去對付袁世凱,並提出暗殺計畫,讓翁俊明與杜聰明前往北京,欲在袁世凱日常飲水來源的自來水廠投入霍亂病菌,卻因警備森嚴而無法如願。也多次利用課餘時間,集結學生以鼓吹中國革命精神,痛斥日本帝國主義的壓迫,更曾偷偷將傷寒菌注入要在中秋獻貢給天皇的文旦柚。

      如今,開業五年了,蔣渭水心想繼續依靠醫術救治病人,不愁吃穿,無憂無慮,果真是他所想要的日子?從前學生時期滿腔的熱血,帶有反抗的精神,彷彿消退了不少。他回想當年為何要從宜蘭來到臺北,不就是要結交天下豪傑。五年來,他開了醫院,又經營春風得意酒樓,事業有成,是個受人歡迎的醫生,也是致富有道的商人。蔣渭水進一步去衡量,自己眼前過的只不過是物質的生活,和那些酒肉朋友日日醉生夢死,如此生活下去毫無意義,離真正做人的精神生活差遠了。

    憶及此,蔣渭水又陸續翻了幾期《臺灣青年》,感悟一陣時代之風就要吹來了,慶幸自己去年在自家醫院隔壁開了這家「文化公司」,購入不少有關文化與思想的書報來研究,也引進了這本雜誌,就是要啟蒙青年學子的自主意識,亦能吸收到國外流行的新思潮,沒想到還因此重新燃起了他快要冷卻的「政治熱」。

 
      窗外涼風吹來,想起今年初在宴席上結識的林獻堂,已去東京召開第一次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。那時,看到他們的「旨趣書」,蔣渭水胸口一陣溫熱,感動不已,認為與自己的理念非常相符,還曾為他們的返臺舉辦了歡迎會。

        年已三十,而立之年,勢必要有一番作為。從前那個會在醫學校鼓吹革命的蔣渭水究竟去哪了?想到這裡內心激動不已,昔我往矣,今我來思,闔上醫院的大門,時機差不多了,他心想:屢次被朋友們慫恿鼓吹著組織團體。這一次,無論如何都應該親自去一趟霧峰,找林獻堂討論籌組「文化協會」的事宜。

      原先醫病的醫生,正開始走向醫民的道路,政治於他如一條不歸路,蔣渭水清楚明白他要仔細診斷「臺灣」這位病人:

            我診斷的結果,臺灣人所患的病,是智識的營養不良症,除非服下智識的營養品,

            是萬萬不能治癒的,文化運動是對這病唯一的原因療法,文化協會,就是專門講究

            並施行原因療法的機關。

line

 

回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