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元標題
山歌海舞的文學夢 : 孫大川
moving

參加部落年祭

     

     原住民「還我土地運動」和「原住民正名運動」像接力賽一樣,從台灣各地的部落,從1980年開始,一棒接一棒,衝擊冷漠的漢人社會與制度。1993年的台北街頭,在東吳大學哲學系任教的孫大川,懷抱著新生兒誕生般的喜悅,奔走在外雙溪和溫羅汀一帶,忙著打字、排版、校對與清樣。
孫大川在籌劃一本原住民文學、文化和藝術的雜誌《山海文化》。那是一個雜誌很難生存的年代,文化圈流行一句話:「如果你想害一個人,就要他去辦雜誌!」剛剛過四十歲的孫大川知道,長期在台灣主流社會裡潰敗的原住民文化要重新振作,他必須要勇敢,把《山海文化》當作一個停損點,當作一個文字的豐年祭場,召喚原住民作家登台!



      穿梭在高樓林立的中山南北路,進入羅斯福路的打字行,一邊校對稿件,孫大川一邊面對種種質疑,不單是來自外界,也來自於自己。在約稿時就有朋友笑著問他:「台北和部落相隔那麼遠,《山海文化》真的能與部落保持緊密的關係?」也有人問他:「一本在台北的雜誌,真能真實反映部落的需要、情感?」他其實天天問自己的還有:「《山海文化》的作者在哪裡?會有讀者嗎?」


    但孫大川像部落的勇士一樣提起筆,堅定地寫下宣言:「顯然《山海文化》的戰線或任務是兩面的;一方面它必須積極介入主導社會的各項文化議題和創造性活動;另一方面也必須敏銳地把握、捕捉迅速變化中的原住民部落社會。為了盡可能滿足這兩面的需要,我們將不斷加強對部落動態的報導,鼓勵更多在部落的同胞加入我們創作的行列。可以肯定的是:要真正解決這個問題,光是質疑、批判是不夠的,我們需要積極介入的勇氣和決心,需要實際參與的『行動』;讓我們共同決定《山海文化》的路線和品質。」

 

     孫大川點數著目錄上的作者名單:高徳義、林志興、劉紹華、陸雅林、拓拔斯.塔瑪匹瑪、夏曼.藍波安、溫奇、阿道.巴辣夫、董恕明、林桂枝、浦忠成、孔吉文等等,一個個大眾陌生,但日後將會閃閃發光的作家、評論家姓名。他鄭重許下一個「山」盟「海」誓,要讓原住民文學在《山海文化》萌芽,要以文學將原住民祖先的面容,一代一代傳遞在這原本屬於他們的島嶼上,成為一株繁茂的文字大樹。

 

line

 

回上一頁